美国与伊朗:战争一触即发(组图)

【周末报报道】 这个新战略的特点是,一些由逊尼派主导的阿拉伯国家——沙特、埃及,出于对伊朗的恐惧,可能——至少是暂时的——压抑住其对以色列的敌意,甚至与之合作。

中东战云浓。正当美国朝野上下还在为布什政府增兵伊拉克的决定争执不休之际,美国对伊朗的战鼓已经越敲越响。

2月20日,美国海军派遣的第二艘航母“约翰·斯坦尼斯”号抵达波斯湾,与先前抵达的“艾森豪威尔”号航母会合,将美国海军在该地区的兵力提高到3万余人。

分析人士担心,美国正试图通过这样的活动激怒伊朗,使后者做出过激反应,以便找到攻打德黑兰的借口。

此前,美国不仅声称伊朗有发展核武器的野心,还散布消息说,伊朗有意“趁火打劫”,派特工渗入伊拉克境内,暗中同美军作对。

“事实上,这是布什政府在中东地区推行的最新战略。”华盛顿的独立智库中东学会研究员马尔文·温博姆博士说,“布什政府为了转移各界对伊拉克的关注,将伊拉克战略失败的责任转嫁到伊朗身上,声称正是伊朗在背后搞鬼,才让形势变得如此艰难。”

美国军事问题专家都有这样的感觉:相比于朝鲜,美国更可能因为核问题向伊朗动武。

“即使朝鲜有了核武器,它也不太可能在东亚燃起战火。但是伊朗却不同,它处在矛盾重重、烽烟弥漫的中东,一旦手中握有核筹码,很可能会威胁美国在伊拉克的军事行动,或是以色列的安全。基于此,美国人头脑中从没有放弃过进攻伊朗的方案。”温博姆博士说。

2006年12月和2007年2月,“艾森豪威尔”号和“约翰·斯坦尼斯”号航母战斗群先后开抵波斯湾。这是4年前美英发动伊拉克战争以来,美国首次在海湾地区同时部署两个航母战斗群。

2007年1月28日,美国副总统切尼罕见地公开声称,美国派遣第二个航母战斗群前往波斯湾的意图是,“正在同朋友、盟国和国际组织合作,以处理伊朗威胁”。

此外,美国总统布什已下令在海湾地区的盟国部署配备有爱国者导弹的防空部队,以对抗有可能来自伊朗的空中打击。

尽管布什政府一直坚称他们没有攻击伊朗的计划,但据称五角大楼已经成立了一个特别任务小组,以制定轰炸伊朗的应急计划。美国《纽约客》杂志引述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前情报官员透露,这个特别任务小组是由参谋长联席会议办公室牵头成立的,起初的目标是摧毁伊朗的,并实现政权更迭,但最近开始对伊朗的一些目标进行定位,只要布什一声令下,特别任务组将在24小时内执行轰炸任务。

消息人士称,美国军方和特别行动小组已经从伊拉克边境进入伊朗,追查一些伊朗武装人员的行动。

就在紧锣密鼓进行军事部署的同时,布什日前宣布了一项让华盛顿军事观察家跌破眼镜的人事任命——现任美军太平洋总部司令威廉·法伦海军上将接替阿比扎伊德上将,出任美军中央司令部司令。

美军中央司令部的指挥范围横跨全球局势最不稳的地区——西起肯尼亚,跨越整个中东,东抵中亚的哈萨克斯坦,包括现今美军深陷其中的两大战场:阿富汗和伊拉克。

此前,中央司令部司令一向由陆军或海军陆战队的四星上将出任。而法伦的出任,让人们不得不认为:此举是针对海岸线较长的伊朗而来。“万一美国和伊朗之间无法挽回地发生军事冲突,让一名兼有飞行员经验的海军将领出任中央司令部司令一职,的确很明智。”美国军事问题专家罗伯特·沃克表示。

海军飞行员出身的法伦今年62岁,有超过25年的飞行经验,熟识法伦的人背后都以“狐狸”称呼他。

法伦对中东并非毫无所知。1991年海湾战争爆发,他奉命指挥“罗斯福”号航母上的航空团。之后,法伦在海军中平步青云,于2000年出任海军的第二把手——海军作战部副部长。2005年2月,他被擢升为太平洋总部司令,指挥太平洋司令部旗下约30万美国大兵。

2007年1月10日,布什在电视演讲中除了提及增兵伊拉克的计划,也不忘对伊朗在伊拉克境内“煽动暴力”声讨了一番。次日清晨,美军扫荡了位于伊拉克北部库尔德人城市伊尔比尔的伊朗领事馆,拘捕了5名伊朗人。

军事问题专家沃克认为,布什任命法伦是以准备进攻伊朗为考量,在法伦的指挥下,“艾森豪威尔”号和“约翰·斯坦尼斯”号航母战斗群云集波斯湾,震慑伊朗。一个航母战斗群,除一艘航母外,通常包括两艘导弹巡洋舰、两艘驱逐舰、一艘护卫舰、两艘潜艇和一艘补给船。像“艾森豪威尔”号这样的尼米兹级航母,如同一座水上城市,可以搭载85架飞机,供1.5万名海军和海军陆战队士兵居住。

“法伦过去是海军战斗飞行员,习惯于向敌方展开轰炸行动。法伦的任命或许是在向伊朗传递一个信息——不要一意孤行研制核武器。我只希望法伦的任命不是真的冲着同伊朗开战而来。”沃克说。

布什政府针对伊朗的军事行动一波接着一波,到底会不会升级成对伊朗的全面战争?眼下,这正是华盛顿军事观察家激烈讨论的话题。温博姆博士就认为,布什政府并不想真刀真枪地干上一场,而只是在中东地区推行一个新的战略。

在后“9·11”时代,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发动的两场战争,除了给自己带来各种各样的麻烦外,一个意想不到的后遗症是,间接地壮大了伊朗在中东地区的势力——美国首先驱逐了位于伊朗东边、对其虎视眈眈的政权,又将伊朗西侧的长期死对头萨达姆给推翻,等于是给了伊朗一个拓展势力的最佳机会。惹得美国在中东的传统盟友以色列、沙特、埃及和约旦等国很不是滋味。

让美国突然觉醒过来,开始积极调整中东战略的分水岭,是去年夏天以色列和黎巴嫩的一场恶战。这场战斗让深信是伊朗傀儡的布什政府意识到,伊朗意在将势力扩张到地中海东部沿岸。

“有证据显示,布什政府的一个重要的新战略正在中东地区成型。这个战略就是拉拢美国在中东的盟友,包括以色列和其他逊尼派阿拉伯国家——埃及、约旦、沙特、科威特、阿联酋等,以对抗伊朗的崛起。”温博姆博士说。

2006年下半年,沙特派出政府高层官员同以色列政府秘密会晤,据说沙美两国关系的重要推手——前沙特驻美国大使班达尔·本·苏丹王子在座。会后,班达尔曾多次私下访问华盛顿。2007年1月,美国国务卿赖斯接连访问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试图解决中东问题的长期症结——巴以问题。与此同时,美国派出了第二个航母战斗群,前往波斯湾。

首先,将伊朗标榜成中东地区对美国真正的威胁,必能分散外界对伊拉克形势的关注。其次,这个战略为中东各国提供了一个“惟一的、大家都认同的敌人”。温博姆博士说:“美国的中东政策一向将希望寄托在为阿拉伯国家和以色列找到一个共同的敌人,以降低他们彼此的敌意。冷战时期,美国就试图将苏联描绘成这样的敌人,但没有成功。可是伊朗不同,它是一个强大的、非阿拉伯的中东国家(伊朗是波斯人种),或许在扮演这个角色上更具说服力。”

2月25日,伊朗外交部副部长马努切赫尔·穆罕默迪称,伊朗政府已做好应对的各种准备,包括战争。

就其内心而言,美伊双方都不愿意看到军事冲突真正爆发,但是紧张程度不断升高时,若是其中一个计算出了差错,形势很可能就会失去控制——稍不小心就“跌进”战争之中。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